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15541559624的博客

 
 
 

日志

 
 

【知青版】相约夕阳下雁凤不同巢【原创】  

2017-05-27 11:41:44|  分类: 文化历史,焦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青版】人约夕阳下雁凤不同巢【原创】

转眼,我们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4个年头已经过去了,青年点的同学们;有的参军,有的被抽调回城,有的上学深造,有的办特病回城,有的随父母走了57道路,有的与当地社员结婚,到最后我们相邻2个生产小队只剩下我和好友戚某及3个女生,我们只好合在一个青年点住。尽管如此,我对回城还是充满了一丝的希望。

夏末秋初,我们那山村是较清闲舒展的日子。每当吃完晚饭,我都会沿着门前小路漫步,我右侧山坡上那油绿油绿的苞米杆挺着秀美腰肢,微风拂过,它长抒绿袖翩翩起舞,后边的梨树摇晃着满树果实在给它们伴舞,椓树的树叶发出悉悉索索的响声,那是在为它们喝彩。左边山坡却是墨绿一片只有几缕炊烟缭绕,路边小溪忽而泛起白色浪花,忽而又打个旋与我欢乐同行。远望山间半露的火红夕阳,演绎着自然的奇观,几朵晚霞火红里透着辉煌,云缝间折射的霞光照射到山坡处忽而由墨绿变得五彩斑斓。“r哥。耳际飘来了轻盈呼唤,原来是村里姑娘小凤[张晓凤,不到20岁,老贫下中农的女儿,她大爷是当地大队的老书记,老乡都称小凤为村花,她对我的身世是很了解的.]站在沟口,对我说,;‘我有几句话对你说。’于是我随她来到旁边无人的沟岔,我们相对而立,

她中等个,瘦赢身材,瓜子脸,双眼明亮,尖鼻子,薄嘴唇,梳着时兴的柯香头,配上一件合体的便服小花布上衣,脚穿一双黑燙绒拉带鞋,看上去就给人一种清秀爽朗的感觉。最近老乡对你的讲究你听说没?她凝视着我说道。“什么情况?”我茫然的回答,“大家都传遍了,乡亲们都夸你朴实能干,现在大部分知青都抽调走了,你将来只有在这安家了,听说邻队王春姑娘的家长还要给你提亲。”我不屑一顾的说;“哪有的事!”接着小凤一脸严肃的对我说;“我特意到我大爷那问了你的情况,凭你的表现,队里社员的评价,还能不能抽调回城,我大爷回答是你的表现是一方面,但你父亲的问题对你影响很大。抽调恐怕没什么希望。”我听到了这个消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脑子里迅速演起了电影;生产队出工我都是默默的干最累的活,青年点我虽不是负责人但张罗挖菜窖,打柴禾的累活我是绝对主力,知青办学习班我联系实际结合上级文件精神积极发言,可在57干部眼里这好像是另类,后来才听说抽调知青名单早已内定,我数次递交了入团申请书,找团支书汇报思想,总感觉是在敷然我,祈盼得到一点点的鼓励都是渺茫,唉,前后对上号了,姑娘的一席话彻底击碎了我抽调回城的一丝希望,这回我的可怜命运是千真万确了,我犹如五雷轰顶,顿时一股热血涌上头顶,脑袋像炸了一样痛站立不稳,我一屁户坐在地上,双手抱着头,,,,,好一阵我觉得一只手在后背轻轻的抚摸着,这轻柔的手好像在抚慰我那颗受伤的心灵,,,,,耳边飘来坦诚动情的声音;“r哥,不要窝囊吧唧的,男子大丈夫怕什么,在哪都能活出个样,都能过上好日子,你们与当地人结婚的同学不是过的很好么,你留在这里,我一定好好照顾你,只要你在我身边我看谁敢欺负你!”她边说边用期待含情的眼光注视着我。是呀,其实我早就懂得的,每当有我和她同在的场合,她都要表现自己,平时从她对我的眼光里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我来这里4年了,第一次听到农村姑娘对我这样真心的倾诉,所以感到非常亲切和感动,多么纯朴真诚的姑娘,她那含情脉脉的眼神撩起了我青春心池里的流连,我真想賺住她的双手把我心中的青春萌动传递到她的心田。这时一股山风吹来,不觉打个冷战,眼前一双彩蝶在花蕊中飞舞,远处高空有飞鸟掠过,虽有倾心蝶恋花,怎奈雁凤不同巢呀。顿时我如梦初醒,不得不把我心里的底线讲给她;“我多病的小妹远在沈阳,今后不论怎样,我都要千方百计,争取回沈阳和妹妹团聚。”

她低着头,飘逸青丝遮住了她的脸,双手摆弄他那花衣服的下摆。“你是我有生以来第一个知己的姑娘,我会记得你的好的,,,,,”

我对她的情意表示了诚心的感谢,,,,,,,我凝望她的倩影消失在山间最后一抹霞辉中。我的心在默默叨念着;清秀热情的姑娘,让我们各自在自己的心里留下一份温馨记忆和情意吧。

当夜无眠,辗转天亮,只觉得五味攻心,六腑烦热,于是我独自登上了这里最高的山峰猴岭,我无心眷顾眼下的美景,眼睛紧盯地平线处的开源城开出南下的火车,它带走了我思念远方唯一亲人的心;妹妹小我8岁【母亲病逝,父亲1968年非正常死亡,一家只有17岁的我和小妹】从小就聪明懂事,可惜她没享受过几天好日子,几岁时就经历了失去父母的人生最悲痛的时期,她与我一同经历了政治上和生活上那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她从不在我面前流一滴眼泪,有病和身体不舒服都自己忍着,从不向我索要新衣物,就拿上学用的的旧书包来说,已经破旧的不行了,才买了一个新的。她和我一道默默的经受着这一切无情的急风暴雨,唯一的是,她经常用祈盼的眼光看着我,好像是,,,,,,我要努力补偿妹妹早早就失去的人生最宝贵的母爱,我动手为她翻拆被褥,棉袄,棉裤,我是多么的希望在她的身边保护她,并给她带来幸福呀,只有这样才能告慰父母的在天之灵!我是多么奢望我们兄妹早日团聚在沈阳那鸡棚改建的阴暗潮湿的家中,在那里我们兄妹可以相互取暖,相依为命,但是现在一对孤怜兄妹却被奔淌汹涌的辽河水,山峦叠嶂的长白山相隔;难道是巨浪淘沙,还是上帝在惩罚我,父亲16岁参加革命鞠躬尽瘁却落得个悲惨下场,半个世纪后他的后代,16岁的我上山下乡在山沟里,拼尽全力呕心沥血却无所是,竟连回城的唯一希望也被无情的浪涛击碎,此时我悲痛欲绝,泪水模糊了双眼,眼前一片混沌,山里刮起了大风,眼前一片模糊,耳边只听到山谷里传来的呜,,,,,呜的低沉的山风的声音,我战栗了!

山风恶,魂飞魄,泪满襟,天地浊;兄妹孤,情血浓,两相隔,归途殊,愁更愁,天路在何方;塞!慑!瑟!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