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15541559624的博客

 
 
 

日志

 
 

【知青版】1碰撞心灵风雨前行  

2016-12-17 17:07:29|  分类: 文化历史,焦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朋友,你聆听过【命运交响曲】吗?你曾被那撼天地,泣鬼神的乐曲所感染和震撼过吗?每当【命运交响曲】在我耳边响起的时候,他那跌宕起伏,碰撞心灵的旋律总是给我带入那不堪回首之中。

,,,,,,

1968年全国掀起了轰轰烈烈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

本來班主任老师照顾我,批准我插队到郊区农村,但我考虑再三,那时我是背着沉重的政治思想包袱和经济负担,怀着亲情撕裂的悲痛而乡下的,我的几个知己要好的同学都分配到辽北山区生产队了,所以我决定伴着他们一道北上插队到条件艰苦的辽北开原山区。

1968915日沈阳站站台上红旗飘飘,锣鼓震天,人头攒动前来送行的人们拥满了运送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列车的车窗前,,,,,,呜,火车一声长鸣,车轮缓缓启动,顿时车厢内一片骚动,几乎每个知青眼里都充满了泪水,这也许是奔赴广阔天地喜悦的泪水,这也许是亲人离别悲伤的泪水,所有列车上的同学都拥向车窗向站台上送行的亲人拼命挥手,失声痛喊,与月台上送别的亲人洒泪离别。我不忍看到前来送我的小妹离别那一刻的悲伤和绝望,转身向车厢厕所走去,还没走几步,一股热血涌上心头,顿时眼里滚烫的泪水就一下涌了出来,那泪水里显露着孤兄妹那离别的撕心裂肺的悲伤和暗淡茫然的无奈,,,,,母亲早年病逝,父亲刚刚非正常死亡,只剩下不满17岁的我和10岁的妹妹,我们兄妹被赶到人家原来做养鸡棚的阴暗潮湿的小屋里,我们没有生活来源,我经数次请求父亲单位大联委给我们兄妹点照顾,得到的回答是要与三反分子的父亲划清界限,到农村进行脱胎换骨的世界观改造。万般无奈只得暂时把妹妹寄养在生活负担很重的舅妈家,一切还没安顿好,我就匆匆踏上了知青上山下乡的列车,这不断加速的专列,无情的把我孤兄妹扯离到数百里之遥,从此我们各在一方,听天由命。不知何日相见,更不晓哪年团圆。我好似沉浸在恶梦中,心酸的泪水从眼睛又流进了心里,只觉得一阵阵撕裂肝胆之痛。

我們随着知青上山下乡的洪流來到了开源,那里一望无际滾滾的稻浪把我們迎到了清河水庫大壩之下,然后我們又換乘了生產小隊前來迎接知青的馬車,绕过水庫向大山深处走去,头頂上火紅的太陽已是西斜,山谷两边山坡上散布着各种几何形状的小块的玉米和高粱地,好像农民给大山点缀的一幅幅形采各异的的画卷。山脚下,山坡上,斜陽下,绿树丛中,闪着点点紅星,那是山楂树,树上成熟的山楂在眨着眼睛,好奇的注视着這群白白淨淨的悻生的年轻人。馬車沿着山谷上行,我们坐在馬車上越发感觉搖晃的历害,远处依稀可见几戶人家散落在沟谷中,两边的山峰却越发陡峻,仰头望天,好像只有双臂展开那么寬,随之我的心境也收窄了。走过沿山沟而上8里多地的山路,终于到了我们下乡目的地,这就是桦树沟呀!

生产队所辖数个纵深的山沟。山沟中间有近1米多宽的溪水奔腾而下,沿溪水不远是沿溪而上的乡路,两边山坡是山草簇拥着灌木和椓树,松树,山楂树,梨树,树丛中零星散布着庄稼地。每个山沟里住35户人家,还有一眼公共水井,井里四壁长满青苔,水里不时还有点点小虫游荡,也许我鼻子有毛病,总觉得井水有一股味。农舍背靠山坡阳面而建,前边是由树枝围的小院,房子是用土坯盖的典型的东北农舍3间房,房顶是用谷草铺成,房子从中间一间屋门进入,进门是左右2个灶台,里边是水缸厨房用具【这是厨房间】,然后分别进入东西两个寝室,那里有南北相对的2个火炕,中间是过道,南面老式窗户是上下2开的,固定的下扇窗户是玻璃的,活动的上扇窗户是木框上用厚纸糊的。我们狼吞虎咽的吃完了白菜炖土豆和高粱米水饭,这到生产队的第一顿晚饭,天就很快黑下来【当平原的夕阳还在地平线上时,我们这已是夜晚,】望四壁昏黑,每个人心里都凉了半截,屋里点上了煤油灯,火苗有花生粒大,漆黑的条件使我们心寒,只有这一点点烛光还使我看到一丝希望,我们每个知青都心照不宣,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只有拼了,但绝不扎根农村那是铁了。

不满17岁的我在这里奋斗了五个春秋輪回,这塊土地上留下了我的汗水和泪水,留下了我的夢和憾,也留下了我宝貴的青春年华!

先說說我这个知青除了所干农活之外,做过的活計吧;一个人推着裝的滿滿的土方的独轮車,向水库壩上运土方。抡起8磅重的铁鎚打眼放炮采石头,点着火捻后迅速躲到远处土坡后,張开嘴,在天崩地裂的响声后,要眼望天空,时刻躲避呼啸而降的碎石,排哑炮时心吊到了嗓子眼,那真是一种上战场的感觉。深秋上山打柴,20几捆柴火要拽到山下,冬天踏著皚皚白雪上山伐樹,比大碗口粗的樹放倒后,要一個人用肩頭扛到山下.,那是怎样一个连滚带爬,到了山底浑身已是分不清哪是泥水,雪水和汗水了。

再谈谈我單獨跟隨生產隊馬車到清河水库拉脚的情况吧。每天拂晓老乡还在梦中,我已经挎上书包,那里边装的是我的午饭,一饭盒水煮白菜,一条毛巾裹着的两个大饼子。然后就到生产队帮车老板套好马车,接着我坐在车厢板里,忍受马车厢在山路上那上下左右剧烈的颠簸,来到10几里外山下的清河電厂工地拉河卵石【中塊】,一天要獨自裝卸20多車滿滿的一马车厢河卵石,一個人挥动鐵鍬裝上那滿滿的一車河卵石,那滋味,只要你拿鐵鍬到工地戳几鍬河卵石【中塊】,你會深有體會的。就这样我用浸透衣服的汗水,双手老茧的青春时光,迎来了工地上一个个厂房拔地而起。我这挂马车由一匹白客马架辕,白客马还要带着它的一个到处乱跑的小马驹。每当我累的直起身,用手捶打我那痛的好似折了的腰,总是看到那小马驹悠闲的围着马车玩耍,我真是羡慕不已,但是为了挣得每天一角多钱队里的出差补助【那一年我每天挣10工分,整劳力是12分,生产队分值6分钱】就又忍痛弯下腰继续拼下去。有一天收工回到生产队,发现小马驹没跟回来,我马上骑着白客马沿原路返回,白马一边走,一边扬起头长嘶,约到一半路程小马驹出现了,只见它一阵狂奔来到白马身边,连蹦带跳,还不时互相蹭着脸,看着它们的亲热劲,真为它们母子的团圆而高兴,忽而我只觉得鼻子一酸,心情好似跌就这样落到了深谷,奢望自己哪一天能有亲人团聚的一幕呀,唉,愿白马母子的团聚能给我带来好的兆头吧。

至于农活吗,給我印記最深的算是初春刨包米茬子了。首先要用搞头沿茬子前方一扎远,利用臂力将搞头大部插入土中,順势使劲往怀中一拽,将扎根在土里的整个茬子連同泥土一同拔起,原地留下一个如小盆大的土坑,茬子没有刨出多少,可是我的双掌却打滿了血泡,每当握住镐把刨茬子,那是钻心的痛,拼尽了全身气力,就觉得心臟已頂到了嗓子眼,汗水澿湿了衣服,透骨的春风一吹,从后背涼透前胸,我战栗着,用搞头支撐着全身,忽而心底一丝微热骤然而升;我要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好好表現,证明自己,争取早日回城,咬牙拼了!慢慢的,刨包米茬子的农活中,我由全生产队最后一名,到后來能紧跟生产队打头的干活刨地了。直到現在,我的双手伸直还很費劲,10个手指头的关节都是肿大的,指关节已经变形,遇到涼水就难受。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