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15541559624的博客

 
 
 

日志

 
 

【命運交響曲】[7]  

2015-11-27 15:59: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艰难的正名之路

漫漫10年正名之路,给我留下了许多许多不堪回首的印记,,,,,,从父亲刚死的时候,单位联委让我写揭发父亲问题与其划清界限的材料开始,到与相关部门谈我们的生活要求,,,,,我的情绪曾经激烈的波动过,随着中央政策的逐步明确和落实,我坚持不懈的对父亲的冤假错案,提出彻底平反,落实政策,严惩凶手的要求。我数次从辽北插队的山区风尘仆仆,情绪低沉的踏进了市审干办的进华北里,酷夏严冬,自己独自骑自行车行程2个多小时,赶到市远郊的拉塔湖57干校的专案连,却面红耳赤而归,,,,,就连我的新婚爱人也同我一道到相关单位粘贴诉求标语,去有关部门上访。后来我和最要好的同学杨某某,【解放战争时期他父亲是我父亲的老领导,在执行抓革命促生产运动中,因公殉职】斟字酌句的把我对父亲问题的诉求形成了书面材料,以信的形式邮寄给市领导,相关部门,,,,,虽然事情有了进展,但始终留有尾巴,不彻底,我信念不移,尽心竭力的努力着,,,,,,

77年的一天,我家来了一个中等个,年有6旬,素装和蔼的老人,他自我介绍名罗某,现在赤峰工作,是父亲的老战友,专程前来看看老战友的后代。这一层关系立时使我们象亲人一样交谈起来,他询问了我们的经历,了解了父亲的情况,,,,,转眼来到中午,他和我们共进家常便饭,这一顿饭我们大家吃的是那样香甜,感觉是那样的温馨。刚吃过午饭,家里来了一位50左右岁干部模样的男子,我一眼就认出他是市专案办的人,我们没谈两句他便直插主题,他问我对于父亲的干审结论为什么还不签字,,,,,,我提出了我的意见和要求,,,,,,谈话焦点的矛盾越谈越激化,,,,,后来他语气表现出严厉和威胁的口吻,这时坐在一边一言不发,默默的关注我和市专案办的人谈话的罗叔叔站了起来,走到市专案办的人的面前,把我挡在他的身后,罗叔叔平和的对他说,人家家属有意见有想法,作为党的政策部门的干部要耐心细致的做好家属思想工作,,,,,只见他脸一横轻蔑的对罗叔叔说,你是干什么的,这事跟你有什么关系,,,,,,,话有些不顺耳了,,,,,罗叔叔脸突然变得严肃起来,拿出工作证给他看,看罢他的脸色立刻由阴转晴,满脸恭笑的对罗叔叔道歉,,,,,,,没几分钟他便离开了我家。

接着罗叔叔专门和我讨论了我父亲干审结论问题,,,,,,,

没过多久罗叔叔又一次来我家,这一次他领我到市委书记家,专门谈我父亲的结论问题【罗与这位市领导是解放战争时期在赤峰地区的革命老战友】,,,,,,从这位市领导家出来,从罗叔叔的脸色我判断出他们谈话那不随人意的结果。

过一段时间,罗叔叔专门来我家,和我详谈了我父亲和他的一段革命经历和友情;1945年秋苏联红军以摧枯拉朽之势,将盘踞在东北的日本侵略军逐出中国领土,中共中央审时度势,运筹帷幄,抓住有利时机,给临近东北的冀鲁抗日根据地电令,迅速组织若干批部队和万人地方干部骨干,不声张,分散走小路,进入东北搞土地革命,建立东北革命根据地。106日时任中共邢台市市长的任仲夷同志,在当地的冀南行署紧急抽调100名得力干部【其中就有罗叔叔和我的父亲】并与妻子王玄同志领着只有几岁的儿子一起带领队伍出发了,,,,,这支队伍绕开出关坦道,北上蒙古荒漠和辽西辟山之间,风餐露宿,冒着塞外寒冽风沙,千里急行军向南满进发。

队伍行进中,罗与父亲这一对好战友好朋友互相帮助,无话不谈,父亲还建议罗改名为罗某【现在的名字】,寓意向着罗盘指引方向奋勇前进【革命到底】,路经赤峰时,奉上级指示要在赤峰建立一个革命根据地,罗与几个同志留了下来,战友辞别后,队伍经历了千辛万苦终于来到目的地,,,,,,东北的南满通化地区,在那里搞土改,建立政权,组织地方武装,东北的第一个革命根据地很快建立起来了,后来领队任仲夷同志又奉命到大连地区开辟工作,,,,,,罗叔叔讲述了这一段经历后,突然话题一转,谈到了眼前的现实问题,要想解决父亲审干的结论,建议我去找父亲过去的老领导,现任辽宁省委书记的任仲夷同志,告诉我任伯伯家住址,并进行了一番叮咛。任仲夷伯伯和王玄阿姨在家热情的接待了我兄妹,了解了我们的经历及父亲的问题,,,,,,最后将我写的【关于父亲审干结论的要求】信交与任伯伯,任伯伯看过后,对我们说,会按照中央有关精神尽快解决,,,,,,

,,,,,,,过了几个月,父亲的有关问题都一一平反落实【后来得知任伯伯亲自在我递交的信上做了批示】。坚冰已经融化,春意愈浓;父亲的冤假错案得以彻底平反,政策得以落实,名义得以恢复。父亲的革命工作人员死亡证书上写明,父亲在林彪四人帮路线迫害下不幸逝世,按因公死亡待遇。

794月我兄妹在王玄阿姨家与罗叔叔相遇,我把父亲追悼会定在58日召开的决定,告诉了王玄阿姨与罗叔叔,他们帮助我单列了父亲老领导和老战友的名单,并表示一定前去参加父亲的追悼会,,,,,,

,,,,,,

追悼会上,一位父亲原单位的老工人,身穿一身崭新的黑便服,腰系白绳,紧紧握住了我的手说,我在单位这一生,换了不少的上级领导,相比之下只有你父亲最关心体贴我们老工人的疾苦,,,,,说话间他已是老泪纵横。追悼会已近尾声,一个不籍装束,近6旬的妇女匆匆赶来,她一进会场便悲声恸哭,她原是革命干部,红小鬼出身,革命坚定,工作认真,耿直坦荡57年被定为右派,后下放到火葬场做了一名工人,我父亲就是为她申诉而遭到党内严重警告的处分,她紧紧的抱着我,这里没有语言,只有我俩交织在一起的痛哭声和滚烫的泪水,,,,,,,

今天,我终于甩掉了压在我心上10年的,,,,包袱;今天,我终于走完了漫漫10年,千辛万难的为父亲正名之路;今天,我终于可以上告慰祖先,下对得起后人了。在这里我要衷心赞扬党的英明伟大,光荣正确,今天是感恩节,我从心底里感恩曾经帮助过我的革命前辈,我的同学和朋友们,,,,,

1983年我向相关部门递交了文革中有关人员迫害父亲的材料,在相关单位批判大会上,以亲身受迫害的经历,声讨和控诉了那些人的罪行,他们分别给予了应有的处罚,真是扬眉吐秽大快人心,,,,,,

又过了几年,单位领导与我恳谈,主要是传达中央精神,只要文革中受迫害的本人或家属,对已经处罚的迫害人给予理解和原谅,他们可以解除经济上的处罚与正常人员一样给予调升工资待遇。我的思想斗争了许久,这些人在那个非正常的年代,不惜击穿做人底线,颠倒黑白,狂妄诬陷,搞打砸抢,以非人手段迫害老干部,天理难容,想起含冤死去的亲人,更是悲愤满腔,,,,,唉,最后我还是对他们表示了谅解,,,,,当他们得以宽大处理,调涨了工资,解决了家庭的困难的时候,不知自己内心有何感想,对自己的子孙后代又有怎样的诉说。

每当贝多芬那经典的荡涤心灵的【命运交响曲】响起,每一个聆听的人都会有不同的感受和思索,,,,,,

【亲爱的朋友,您也许会感到在我的篇幅中,,,,,,符号太多,其实那里有我真心的话语和曲折殷实的故事,由于篇幅限制,只好把它们隐没在,,,,,,之中】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