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15541559624的博客

 
 
 

日志

 
 

【原创】【5】老北市场人的回忆  

2014-12-24 11:24:34|  分类: 文化历史,焦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一个独闯关东的山东孀妇】续

日本投降了,老北市场人满以为;14年的亡国奴生活总算熬到头了,可以过上太平温饱的日子了,没想到的是随着国民党接收大员和无数大兵的到来,美好的憧憬破灭了。国民党横征暴敛,战事不断,土地荒芜,粮食歉收,老百姓又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一麻袋的金元圈只能买一袋米面,随着通货膨胀,物价飞涨一袋纸票子就只能买小半袋高粱米或棒子面了,后来老百姓就吃橡子面充饥【一种橡树的果实摩成面充饥,其没什么营养,吃到肚子里不消化,不大便很遭罪】马路上不时就有饿死的死倒,,,,,,真是惨不忍睹。

张氏将此看在眼里,痛在心上,激起了她山东人的豪爽仗义,怜悯仁义之心。于是她决定将自己家平日积攒的碴子,高粱米等粮食都无偿拿出来熬稀粥,开粥棚粥济饥寒交迫的人们。每天早上叫儿子张二拔起家中灶台上的大黑铁锅,在胡同口支起炉灶,煮上满满一大锅稀粥,每人免费可盛得一碗,饥饿的人群依次排起了长队,老人,孩子,妇女,花子,他们捧着热乎乎的粥碗,一会就喝到肚里,顿时就觉着浑身暖融融的,身上也有了力气,大家围着张老太太七嘴八舌的说;“您大富大贵,菩萨心肠,真是救命的观音,,,,,。”张老太太对大家说:“对不起大家,每人只能忍着点,每天一碗粥不至于饿死,共同熬过这鬼门关吧,,,,,,”但是。张老太太也有纠结;一位老姐姐每天到这来领粥,还说自己很能吃,一会就饿,饿起来那滋味是死去活来。张老太太听说后还破例每天多给她一碗粥。可是没过几天,不幸的消息传来,那位老姐姐竟饿死了,顿时张老太太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很长时间不爱说话。【用现代医学观点看,可能是糖尿病加低血糖,低血糖凶险到要索命的】

按说张老太太扶救生灵,老天应开慧眼,可是更大的灾难却降临在了她的头上.

国民党军队在东北战场不断进行战争升级,却连连失利,国民党军队为了补充兵员,大肆抓壮丁,弄得当地的百姓,家家哭天喊地鸡飞狗跳墙。张老太太的二儿子和三儿子都被强掠抓兵。眼瞅着自己两个年轻力壮的儿子被抓走,张老太太此时是悲痛欲绝,大儿子,街坊邻居都来劝慰。劝着劝着大儿子火爆子脾气上来了,自己来到胡同口破口大骂国民党蒋介石;“蒋介石我*你姥姥,你不是人,不得好死,,,,”骂着骂着把上衣也脱掉了,脑袋也冒出汗来,,,,一个地面警察从这路过也不上前制止,只是一脸苦笑匆匆走了过去,邻里们都躲在屋里看热闹,拍手称快,大有出口恶气之痛快的感觉。

再说张二,张三被抓到抚顺国民党新兵营受训,这里看管好严,只有星期天可以请假到市里买点日用品,并且只准凑够三人,还需互相联保,才准假【怕半路开小差】这天正逢星期天,彼有道眼的张二在兵营里物色了一个山东老乡,三人商量好逃跑办法,他们向教官请了假,互相作了保画了押,结伴走出兵营,先到市里转了一圈,确信没有人盯梢,三人急忙向预订好的路线走去,找一个僻静处,把一身军装脱掉,分头跑开。张氏哥俩连夜逃到家中,母子三人相见抱头痛哭,哭了一阵,张老太擦干眼泪对两个儿子说,此地不可久留,你们拿上盘缠,投奔一个远房亲戚去,他在京津跑单帮,我把地址给你们,收拾行李赶快走。哥俩连夜踏上了茫茫逃生路,直到解放了哥俩才回归故里,一家团聚。

 

解放了,老北市场人真正当家做主人,再也不用提心吊胆忍饥挨饿,过上了幸福祥和的日子。这里我摘几叶故事的碎片奉献给大家。

在老北市场一条胡同【位置;老澄业泉浴池南,西临南京街,东头有一个街道办的小变压器厂,且与老京剧院剧场隔路相望】住着一群老北市场人.。胡同东口有一个公用的自来水龙头及下水道,深深的小巷错落着几十户人家,走到西头右手是一个小院,里边住着五六户人家,靠西边是张老太太【下简称张氏】家,一个很大的单间隔出一个小厨房里边是大灶加厨房。寝室一个通透大火炕,西墙一个大窗户,与南京街相接。张氏的大儿子一家在附近住【治保主任】,日本孩一家住在惠工广场新买的房里。张氏领着大儿子【单身】张大,三儿子张三及他的女儿小珍【上小学】住在此处。

张氏凭着多年的言行在这里有了信誉和亲密的邻里关系;她无偿给邻居望门带孩,只要她在门口一坐,闲着的邻居妇女小孩都围拢过来唠嗑嬉戏。

张氏大儿子有时上夜班,白天睡觉时嫌窗外小孩吵闹,屡驱不散,张大上来火劲,拎起来铁锹连喊带吓追出去,小孩哭爹喊娘往家跑,后来大人哄小孩都用张大来吓乎他们;小孩不听话,大人说张大来了,立时就老实下来。可是一旦张氏在门口一坐顽童们就又聚拢嬉戏起来,奇怪的是还保证相安无事。

除了胡同口的公用自来水外,张家以前因为开缝纫铺在自己屋内打了一口水井,每逢数九寒天就有街坊来张家打水,张氏总是热情接待,并说邻里住着,接点水不算事,尽管来,邻居们也不见外。可是过了一阵张发现来打水的人明显减少,经过一番了解,真相大白,原来张大自己偷偷到每个来打水的邻居那收五分钱水钱。这一天张氏把三个儿子都找来,阴着脸对老大说,为什么这几天前来打水的人少了,立时老大的汗就下来了,跪在地上对母亲说,我就想收点水费补贴一下家里,听到这母亲气不打一处来,抡起拐杖照着老大没头没脸的打了起来,一边打一边说,我的脸叫你给丢尽了,你叫我怎么在这胡同里住,,,,,两个弟弟也来劝说,老大连连求饶,最后张氏严肃的说,你给我马上到收钱的各家赔礼道歉,把钱还人家。,,,,,,很快来张氏家打水的街坊又多了起来,随之张氏的脸上也渐渐地露出了笑容。。

在胡同深处有一个大黑门,里边住的原北市场邮局的经理,经理的姐姐,大家都叫她王姑妈,王姑妈天津人,为人和善热忱,常给邻居代笔写信,念家书,张氏和王姑妈一起张罗胡同里的闲事。例如每当粮站来送食粮,两个老太太挨家齐粮证,粮袋,钱款,之后交给粮站同志,等粮站同志把粮运来后,又挨家送到各家各户。

与张家相邻的是一家唐山人,【两口子带三个小孩】以拉脚为生,自己压的小房,孩子大了,就在张家墙外搭了个偏插作为厨房【把张家小窗户圈在里边,】只要一做饭油烟夹着煤烟顺着张家小窗户一股脑涌进张家,小珍厥着嘴就要找唐山人评理,奶奶忙劝说小珍,人家一大家子也不容易,要学会宽容,把小窗户关上就结了,,,,,,

院里还有一家是老边饺子馆对过饭店的掌柜,早年丧妻,后来用钱赎了一个妓女小梅为妻,日子过的还可以,这一天小梅哭着来找张氏,颤抖的说老头死了,吓死了咋办呀,,,,,张氏也管不了许多,过去先把老头的庒老衣服穿上,然后让张二找两人帮助小梅把丧事办了。

张家对面邻居是山东两口子【铁西工人】经常打仗吵嘴,不可开交。闹得升级到男的上吊自杀,多亏张二发现抢救及时才脱险,又经过大家苦口婆心的规劝,此后院子里再也听不到他们的吵架声了。

这个院里有一个长得像天仙一样的美女带着两个儿子度日【丈夫是国民党军官在押改造】丈夫出狱了在家里外头表现都很好,随着两个儿子长大,不时听到大儿子连摔带砸哭天怨骂父亲出身影响自己的进步,,,,,,父亲无语,母亲抽泣,张氏和街坊看不下去,纷纷前来劝导,出身不能选择,父亲改造的很好,今后要靠自己努力,要懂得血脉亲情,要懂得孝道,,,,,。

初秋为了过冬,胡同里的人们都在忙碌打煤坯。小珍为了显示一下自己的威力,向家人申请今年的煤坯要自己脱,并获准。

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胡同里的寂静被小珍家门前的喧闹声打破;你看,老李家的二傻脱着铁锹,老王家的大脑袋头上套着煤坯模子,老林家小丫拎着小铜盆,,,,,【从67岁到十多岁的街坊小孩来了八九个】你再听,小小胡同上空传来了,孩子们童真的打闹声夹杂着敲打铜盆声,仿佛一场小朋友脱坯大戏就要开场了。

大家先把煤面铺成一个大大的园饼,大饼让它突起高高的边,再到上几盆适当的黄土【增加粘和力】接着就往大饼里到水,几个拿铁锹的开始在四周和煤泥,小顽童等不急了,小鞋袜子一扒就蹦进大饼中间噼噼啪啪用小脚踩起来,顷刻黑黑的煤水溅的大家满脸满身都是黑点,各个活脱一个黑李逵,孩子们互相瞅着捧腹大笑,,,,那边,三个小鬼早已一字排开摆上三个煤坯模子,握铁锹的,端小盆的跑着把和好的煤泥运来。脱坯的开始大显身手;捧到模子里一团煤泥,先用小手把煤泥往四个角兑实,接着把煤泥摊的和模子一平,再用手掌把煤泥拍实,最后一道工序就是轻轻的把模子脱出来,这样一个完美的煤坯做得了,对了,别忘了把自己的记号留在自己脱好的煤坯上。很快又有人要求来替换打煤坯,为的是显示自己的技术,并留下自己的印记,,,,,没多久,嬉戏中三排漂亮的煤坯脱成了。

张氏把准备好的糖果饼干款待小黑鬼们,没想到大家一窝蜂跑回了各自家里。各家早就准备好了一大盆温水,下边就是大洗,小黑鬼一边洗一边炫耀自己的能耐,旁边家长听的津津有味,并不时给予夸奖,说笑声弥漫了胡同上空,仿佛刚才小珍家门前热闹的暖流,顿时流淌到了胡同的各家各户。过了一个礼拜,地上三排干煤坯被整整齐齐垛在了小珍家的屋檐下。

秋末,寒风一阵冷似一阵,胡同里家家户户的烟囱冒起了白烟,身临其境的你就能亲身感受到,每一间屋里都是暖融融的,充满了他们对生活的热爱。再透过每家整齐的煤坯垛,你就能体会到和谐友善,热情侠义的北市场人,处处充满了人间真情。

这就是一个独闯关东的山东孀妇的人生轨迹,这就是老北市场人的乡音。

虽然现在这里高楼林立,人们走进了高楼新居,生活大为提高,但我还常常在梦里回到那眷恋的老北市场地儿。

如改动引用请与15541559624联系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